Alphabat 旗下生医部门 Verily 第三度祭出合资,与赛诺菲合资成立糖

作者: 来源:V生活通 时间:2020-06-06 03:58:41 浏览(781)

Alphabat 旗下生医部门 Verily 第三度祭出合资,与赛诺菲合资成立糖

在 Google 改制为 Alphabat 之后,Google X 之下的 Google 生命科学(Google Life Science)团队改制成为独立子公司 Verily,Verily 在 Google X 时代曾经宣称 3 大划时代研发计画,全数成为空包弹,如今改弦易辙,专找国际大药厂成立合资公司,先前找上娇生(Johnson & Johnson )、葛兰素史克 (GlaxoSmithKline,GSK),这次则找上法国大药厂赛诺菲(Sanofi)合资成立糖尿病疗法研发公司。

Verily 在 Google X 时代有许多夸大宣言,曾宣称要发明《星际争霸战》(Star Trek)中星舰医官使用的手持三合一医疗扫描器(Tricorder),其愿景是注射无数磁性奈米粒子到体内,在血液中追蹤癌细胞,把资讯传送到智慧型腕带装置,2013 年时主管安德鲁‧康拉德(Andrew Conrad)宣称 6 个月内就能打造出原型机,但是,3 年过去了,计画毫无进展。

第二项知名计画,则是与大药厂诺华(Novartis)旗下的隐形眼镜大厂爱尔康(Alcon)结盟,宣称要开发可以检测血糖的隐形眼镜,虽然医学界早在 1980 年就发现泪水中的糖浓度会随着气温湿度以及其他因素而大幅改变,无法準确反映血糖数值,但有 Google 以及诺华的名声双重加持,还是让当时大多数媒体与医药界都认为此计画可行,未在发表时对 Google 提出怀疑,可是之后此项计画也没了下文。

第三项野心勃勃计画,则是宣称要从一万个志愿者身上蒐集资料,以做为大数据分析的基本资讯,称之为人体大数据计画。问题是人类不同族群之间有生理差异,医界针对各洲、各族群有不同的医学指引,而一般医疗数值更是得奠定在远比一万人大得多的基础上,至少数十万人,只用一万人很难称做是「大」数据;该计画只追蹤 5 年,而医学上动辄都要追蹤几十年以上才能说有较可靠的结论。这个计画从实验规模及方法上就有缺乏医学常识的基本错误。

Verily 的 3 大吸睛计画如今多处于触礁状态,于是改弦易辙,改找大药厂合资成立合资公司,来继续新闻热度,首先找上的是 Google X 时代就联络上的娇生。

创业态度是「先喊先赢」

2015 年 3 月时,Google  宣布生命科学团队将与医药及保健用品大厂娇生(Johnson & Johnson)旗下的手术器材厂 Ethicon 携手合作,进军开刀房,开发更先进的微创手术用系统,到了改制为 Verily 之后,2015 年 12 月,Verily 与与娇生合资成立动词手术(Verb Surgical),挑战手术机器人等医材市场。

2016 年 8 月,Verily 与葛兰素史克合资成立伽伐尼生电(Galvani Bioelectronics),由葛兰素持有 55% 股权,Verily 持有 45% 股权,计划研发生物电子医疗技术,开发通过人体电子信号来刺激神经的「电子药」。公司名称来自于 18 世纪义大利医生、物理学家与哲学家路易吉‧伽伐尼(Luigi Aloisio Galvani)。

2016 年 9 月,Verily 又宣布第三起与国际大药厂的合资案,这次对象是法国大药厂赛诺菲,赛诺菲将投注 2.48 亿美元现金资金,Verily 也将投注大约相当的资本,形式未公开,合资成立 Onduo,该合资公司将研发结合软硬体与医药的糖尿病综合疗法。

塞诺菲认为,与系出硅谷代表 IT 大厂的 Verily 结盟,将可摆脱药业传统上动辄 10 年期的缓慢开发流程,可以马上开始创新研发。赛诺菲也认为糖尿病相关市场潜力庞大,但学名药与原厂药竞争激烈,赛诺菲的金鸡母之一,糖尿病药物兰德仕注射剂(Lantus)在 2015 年专利到期,赛诺菲预期学名药竞争将使营收大减,只能冀望下一代的 Toujeo 胰岛素注射剂能填补兰德仕损失的营收,在危机意识下,赛诺菲认定与 Verily 结合后,可望开发出独家糖尿病诊疗软硬体体系,以此排除学名药的竞争。

不过,Verily 离职员工透露,安德鲁‧康拉德的创业态度是「先喊先赢,之后再说」,在 Google X 时代总是喜欢创造惊世骇俗的研发计画,以便取得大众目光以及公司的资金投注,导致三大计画都落空。如今改为与医药方面较有经验的大药厂合资,恐怕是 Verily 更需要大药厂的光环加持,而非大药厂可倚赖 Verily,赛诺菲与 Verily 的合作,是否能达成所希望的「马上开始创新」效益,还是最终又沦为空包弹,恐怕得自求多福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文章